3 三月

联邦狂发福利金如今大批人被追讨数万元:和CRA没法争论

阅读量:83  

联邦政府推出加拿大紧急援助金(CERB)已经将近四年了,但许多收到补助的加拿大人仍然对其资格要求感到困惑,直到现在才得知他们必须偿还这笔钱。

图源:51记者拍摄

据CTV报道,加拿大税务局(CRA)此前表示,该计划是匆忙推出的,资金需要发放给加拿大人,但“不符合资格的个人以后将不得不偿还他们收到的钱。”

这怎么会发生呢?

Tricia Clark不明白为什么她81岁的父亲会欠联邦政府数万加元的CERB付款,她声称,父亲甚至没有电脑来申请。

他们怎么能允许一个81岁的老人申请CERB呢?”她说道。“他根本不知道如何用电脑。”

她说,父亲Ralph Ceicko在2018年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并依赖一名护理人员一同居住、照看多年。

在邻居向警方报告这位护理人员有问题后,Ceiko被送往安省Sudbury的一家养老院,而Clark也被迫从卡尔加里搬回安省照顾父亲。

Tricia Clark, left, said she can't understand how her father Ralph Ceicko, right, owed the federal government $21,000 in CERB repayments. (Photo provided by Tricia Clark)
图源:CTV

后来她得知是护理人员代表父亲申请了CERB补助,但因为Clark无法证明护理人员存入了政府寄来的支票并将钱取走,因此税务局告诉Clark必须偿还2.1万加元。

Clark表示,她目前只能换上2500加元并支付养老院的费用,这笔费用自入住以来已经在上涨。她不确定他们将如何偿还欠税务局剩余的18,500加元。

“我们没拿到过这笔钱。”

“和CRA没法争论”

在疫情爆发初期,当企业开始暂时关闭时,来自BC省Okanagan Falls镇的Kim和Bryan起初并不太担心。67岁的Bryan当时被裁员,因此他在5月和6月之间申请了失业保险(EI)。然而,当他们试图再次申请时,加拿大税务局(CRA)表示他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CERB福利。

“CERB?我们申请的是EI,” 60岁的Kim说道。她表示,他们与CRA的通话等待了几个小时,然后被告知联邦政府决定只提供CERB而不是EI,并称他们最终会获得更多的钱。

“而事情并不是这样。我们已经为EI缴纳了费用,他应该收到的金额本应比CERB更多,”她说。

Bryan最终于2020年8月回到工作岗位。三个月后,他们收到了一封来自CRA的信,称他们应该偿还8,000加元,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获得CERB福利。他们决定不与之争执,而是一次性付清了这笔款项。

“他们制定规则,我们必须遵守,”Kim说。“与CRA没法争论。”

Bryan于2022年11月退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度过。与此同时,Kim与朋友一起每周工作几个小时做修鞋业务。尽管他们意识到自己比其他人更幸运,但他们仍对许多加拿大人的处境感到沮丧。

“整个CERB计划似乎没有为那些勉力度日的人考虑或体恤他们的情况,”Kim说。“如果没有钱还,该怎么办呢?

“我没有19,000加元可以偿还”

22岁的Taylor Beaumont是一位来自安省Mount Forest的母亲,在新冠疫情期间,她被迫在各种快餐店做零工。

“我曾在Little Ceasars、Subway、Firehouse Subs打工,但在疫情期间,我的工作被减少到每周只有一两次班或永久性下岗,”Beaumont说。在她看来,她有资格领取CERB,因此她在疫情期间领取了19,000加元。

然而2023年9月时,CRA的一名代理人联系她,称她必须全额偿还这笔钱。她声称,这名代理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未能回复数十通电话,只有在她留下愤怒的语音信箱后,她才收到回复。对方要求她拨打主线电话,以尝试找另一名代理人。

“我与第二名代理人交谈,他在一月底对我的情况进行了二次审查,直到二月底我才发现我仍然不符合资格,”Beaumont说。

她表示,在整个过程中,CRA拿走了她的GST退税、Trillium福利和气候行动福利金,来偿还她的CERB欠款。

图源:CTV

“我是一名全职妈妈,我没有19,000加元可以偿还,” 她说。她每月只领取500加元的儿童牛奶金,她认为,在她继续上诉时,CRA就拿走她的税收福利是不公平的。

“看来我将不得不向联邦法院提起司法审查。”

“太糟糕了”

47岁的Ruth Kameka与丈夫Cleveland一起住在安省的Sarnia。Ruth在Marriot酒店的工作时间被减少到零后,她的丈夫在私人保安工作中也很难找到任何排班,他们俩都申请了CERB。Ruth申请了2,000加元,她的丈夫则申领了14,000加元。

“我看到免责声明上写着可能需要退还款项,但由于我没有工作,他的工作也很少,我们都以为符合条件,不需要退款,” Ruth说。

她表示,CRA在2023年初联系她,称她需要全额偿还2,000加元。一年后,CRA通知说她的丈夫也需要全额偿还他申领的14,000加元。

“他们要求我们提供银行信息、工资单和我们工作公司的信件,” 她说。“在疫情期间我们搬了四次家,大部分东西都丢了。我们甚至不再和同一家银行做业务。”

由于疫情压力导致的心脏病,Ruth无法再工作,她表示正在等待安排植入心脏起搏器的手术。就像Beaumont一样,她说CRA直接拿走了她和丈夫应得的所有退税款,而她每月只能从安省残疾支持计划中领取几百加元。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整个经历,那就是糟糕,” Ruth说。“他们从不与你交流,然后在凌晨两点给你发电子邮件说他们要拿走你的所得税退款。”

如何偿还CRA?

在2020年3月至10月期间,联邦政府向890万加拿大人支付了将近820亿加元的CERB。2022年的一份审计报告发现其中46亿加元支付给了不符合资格的人。

有关CERB以及如何进行支付的更多信息,请访问CRA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