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三月

普京忠诚部队:瓦格纳尖刀怎么炼成的?

阅读量:15  

进入2023年至今,巴赫姆特战役就成为了俄乌战争的关键之战。

普京将巴赫姆特战役比喻成斯大林格勒战役,泽连斯基将巴赫姆特战役比喻成萨拉托加战役。俄乌双方都希望赢得巴赫姆特之战。

为坚守巴赫姆特,乌军先后轮换,累计投入守军超过10万,却仍旧没能挡住俄瓦格纳雇佣军的攻坚。瓦格纳创始人普里戈津亲自登上了巴赫姆特东城区的一栋楼楼顶,拍摄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普里戈津对乌军发布最后通牒:“巴赫姆特已经被瓦格纳全部包围,拍这个视频,是给乌军最后一个撤离的机会。”

在普里戈津的身边,还有被俘虏的三名乌克兰士兵,分别是两名年轻士兵和一名老兵。老兵看起来有五六十岁了,神态坦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站在最左侧的那名年轻的乌克兰士兵,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可能还不到20岁。他的双手忍不住颤抖,显然是害怕极了。

瓦格纳是俄乌战场上最残暴的一支军队,没有之一。他们在网络上最流行的视频是,锤杀处决叛徒。用大铁锤,直接将叛徒锤死,手段之残忍,是普通人无法正常接受的。他们锤杀的第一个叛徒是一名囚犯。该囚犯在战斗中主动走出战壕,向乌军投降被俘。悲惨的是,在俄乌交换俘虏中,他被送了回来。

要知道,换俘名额是极为难得的。可普里戈津专门搞了一个名额,把这名囚犯给换了回来。换回来干嘛呢?当众处决,警告所有瓦格纳士兵:“别以为你们投降了就能活下来,你们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能把你抓回来,用大铁锤锤死你。”

瓦格纳不属于俄国防部,它是一支私兵。它不受俄罗斯军法管辖,瓦格纳士兵不需要经过军事法庭审判,普里戈津有权用任何一种私刑,将逃兵处决。由于战场在乌克兰,俄罗斯国内法也管不了瓦格纳。瓦格纳是一支超越一切公民法范畴的私人武装部队,当你加入瓦格纳时,你的命就卖给普里戈津了,你的一切人权都没有了。除了替普里戈津卖命,俄罗斯所有的法律都保护不了你。

在乌东战场上,普里戈津就是瓦格纳的主神。他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只要普里戈津一声令下,瓦格纳没有人敢后撤。所以,别看瓦格纳80%的成员都是囚犯组成的,但瓦格纳的纪律性,组织性,战斗意志,远远强于俄国防部的正规军。

但打仗,不能全靠鲁莽冲锋。瓦格纳真正的战斗力来自于它拥有经验丰富的基层指挥官和灵活多变的战术。瓦格纳最开始的核心成员是俄军里面的退役特种兵,全部都是精英化的特种士兵。

普里戈津虽然是瓦格纳的创始人,但普里戈津是一个商人,第一桶金来自于卖山寨汉堡。卖汉堡赚了钱后,他在莫斯科开了一家豪华餐厅,专门接待莫斯科的达官贵人,其中就包括普京。后来,普京当上总理后,他的餐馆就成了俄罗斯国宴专供,也被誉为“普京的大厨”。他不是真的大厨,他是俄罗斯国宴背后的餐饮集团老板。

在普京的授意下,他创立了瓦格纳集团。他不懂军事,但普京给他找来了一个会打仗的人:俄联邦武装部队总参谋部GRU 第 700 独立特种旅第 2 独立特种部队支队的前指挥官,退役中校德米特里·乌特金。

乌特金才是一手打造瓦格纳的灵魂人物。大家看下面这张图,就是乌特金本人了,长得非常凶悍。

在他的双肩上,纹有纳粹标记,他拥有新纳粹思想几乎是公开化的。在2016年的叙利亚战争中,就有瓦格纳士兵向自己的长官行纳粹礼,如下图:

瓦格纳雇佣军之所以会有新纳粹思潮,主要就是因为,这是一片法外之地。作为全球第一大私兵集团,瓦格纳在战场上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军法、军纪,都管不了他们。这也是俄国防部队不愿意跟瓦格纳同流合污,貌合神离的重要原因。

体制派正规军更倾向于法制化,规范化和正统化。

一支被新纳粹思想武装起来的部队,是恐怖而又强大的。在马里乌波尔战役中,被新纳粹思想渗透的乌克兰亚速营同样极其顽强,根本就不怕死。

有些人可能会质疑,队长凭什么说瓦格纳是全球第一私兵集团?在队长看来,这是确定无疑的。你见过哪个雇佣兵公司拥有卡-52重型武装直升机,T-72主战坦克,“冰雹”火箭炮,BMP和BMQ装甲车,无人机、电子战系统,S-300防空导弹系统,长钉反坦克导弹,苏-35、苏-25、苏-34战斗机以及大量的RPG火箭筒?

瓦格纳虽然是一支私兵,但它的装备配置全部都是俄国防军顶配。它的总兵力超过5万人,可以向全球招募死士卖命,拉出来就是俄罗斯所有武装部队序列中最强大的一支独立王牌师。

说它是全球第一大私兵集团,都是小看它了。乌克兰正规军用十多个旅轮换,也没能在巴赫姆特击退瓦格纳。

瓦格纳以退役特种兵为基层指挥官,作为战斗核心,解决战术问题,而招募的4万多名囚犯主要充当工具人,绝对服从指挥官的命令就可以了。瓦格纳开发了一种全新的,不同于俄国防军的作战模式,队长将它命名为:步炮联合特种攻坚战术。

在俄军的周年攻势中,有两场战役对比非常明显。一个俄国防军第155海步旅攻打乌格列达尔。它的战术非常笨拙,即坦克装甲车冲锋,后方炮兵掩护支援。这是传统的钢铁洪流式打法,结果俄军坦克装甲部队误入乌军布设的雷区,损失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惨败而归。

另一个是巴赫姆特战役。瓦格纳则摒弃了坦克装甲冲锋,转而用步兵执行特种渗透,层层递进的打法。具体是,将步兵拆散成很多个战斗小组,分散前进,每个战斗小组都配置无人机,使用无人机先行侦察,当发现乌军据点时,立即将坐标传递给后方炮兵,炮兵再实施精准轰炸,拔掉乌军据点。

如此循环往复,一米一米地推进,一步一步地推进,坦克是辅助,是用来帮助步兵提供近战火力支援的。这是一种以精英步兵为尖刀的战术,它需要大量的基层精英指挥官。步兵精英化,每个步兵都是一个侦察兵,充当坦克和火炮的眼睛。

在当今这个反坦克武器泛滥成灾的时代,装甲洪流根本冲不动。而步兵反而能够利用自己灵活的特点,就像拔钉子一样,一个一个地拔出乌军的据点。它的本质从步坦协同,改成了精细化的步炮协同。步兵在前充当哨眼和攻坚,坦克在两侧为步兵提供掩护,炮兵在后提供精准打击。

所以,在巴赫姆特战役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特点:一是弹药消耗量极大。二是,每天推进速度只有几十米,一周到一个月,才能推进一公里。但相比起俄国防军的惨败而言,瓦格纳的这种打法是行之有效的。

俄正规军为什么不能抄瓦格纳的作业呢?核心就在于,俄正规军没有足够多的精英基层指挥官,瓦格纳有1万名退役特种兵和4万名囚犯,1个特种兵配4个囚犯,可以组成1万个突击小组。

可俄正规军是以营级战斗群为核心的,核心指挥官是团级军官,没有办法脱离营级战斗群的指挥体系。

换句话说就是,瓦格纳的信息化程度比俄正规军更高。瓦格纳是一支小而精的信息化部队,俄正规军却仍旧是一支大而全的机械化部队。

在队长看来,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都不会允许有如此强大的私兵集团存在。待俄乌战争结束后,不管战局如何,瓦格纳极有可能被俄国防部收编,对俄军下一轮军改起到很强的借鉴意义。